默认分类

默认分类

默认分类描述

那些年坑爹的走近科学

redpear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709 次浏览 • 2019-07-04 09:36 • 来自相关话题

某一集说南京皇陵门前,频频发生车祸,据司机说出车祸的时候有时候明明看到人让的时候就撞上了,现场拍摄配乐那个诡异啊,又采访了几个司机、报社的、居民……到最后结果出来了:皇陵左边总出车祸是因为路窄!!右边出车祸是因为修路,说人司机是出现幻觉。 某一集说一个男的很喜欢喝100度的沸水,但都不会受伤,于是专家医生记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十分严密的检查,推理,论证,还到医院拍了一堆的片子……到最后结果出来了:他喝前吹了吹,所以没有100度了…… 某一集说的是一个老农用电笔测出房间带电,后来发展到地面带电,最后干脆空气带电,220V还多,记者纷纷调查研究,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电笔坏了。 某一集说有个村子每天半夜三更都有怪叫声,把全村人吓得战战兢兢失眠到天亮。记者采访了一大堆上了岁数的村民,传说这里出没野兽,每天夜里到村子作怪,闹得人心惶惶……音乐配的那叫一个KB!还TMD分上下两集渲染……到最后结果出来了:竟然是村里一个胖子睡觉打呼噜! 某一集说一户人家老是发现自家客厅地上的瓷砖缝里会渗出像血一样的鲜红色液体,弄得全村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猜会不会原来这块地是坟地啊什么的,然后又请了N多专家,研究他们家的地理位置地形条件,得出的结论都是依科学不可能发生地下矿物质倒渗这种情况发生……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液体是这家人家为了出名自己洒上去的! 某一集说挂了好几年的牛皮鼓忽然自己长出了牛毛,这件事在当地极为轰动,节目采访了那么多人,研究从厦大弄到了中 央,都没有人说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做鼓的人不专业,毛没有刮干净…… 某一集说峨眉山一个古寺,地处森林深处,但屋顶上从来没有一片树叶。经过漫长,深沉,全方位,多角度的分析,采访了寺中实习的和尚,游客,保安,居士,文物管理局局长,以及他的姑妈的二姐的堂妹的邻居家的一条狗,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风吹走的。 某一集说一对老人家的电灯晚上莫名其妙老是自己亮,结果大家都说他们家闹鬼,那对老人还居然病倒了。这其中还请了很牛比的大学生来也无法解释……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村里检修电路,发现是开关的螺丝松了,紧紧就好了。 某一集说30年前一农民前一天晚上10点还在河北交通闭塞的农村,第二天一早5、6点醒来发现自己在南京了,自己不知怎么回事,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第二次,只不过到一醒发现自己到上海了。家里还被那两人留了名“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第三次被两人背着飞行了好几个城市。节目弄得又是调查又是取证的,人证物证到处找,来了几个鸟专家,怀疑农民是梦游去的南京,上海等地。什么核磁共振,CT什么的追着人农民给人检查,拿人脑袋不当脑袋,结果检查结果没病,人家脑袋蛮正常。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农民有偏执病,而这种病是检查不出来的。 某一集说一老人身上的棉衣乃至他摸过的物体都会自燃,记者、专家、群众均惊奇不已,认为这是比外星人还要神秘的事件……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老头的外孙女点燃的。 某一集说一个孩子经常僵尸附体。做出各种怪动作。比如翻白眼,咬人,胳膊伸直双腿向前跳,还有要喝血,想咬人。镜头昏暗,并且采访了N多村民,大家都表现的很害怕。后来还搞了一个教授专门来调查,调查不出来。教授又把小孩子拖到华西医科大学的医院去检查,结论是身体健康。最后,是带那个小孩子去看心理医生。医生问了几个呆问题,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因为小孩子想吸引家人的注意。 某一集说一家没人住的老房子晚上发光,里面有张床像有人睡过,搞得神乎其神,到最后结果出来了:发光是反射对面人家发出来的光。 某一集说有个不怕电的,手拿220v的电线一点事都没有,人民群众专家大师均对此束手无策,只好送到北京某专家处一鉴定,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该男老茧厚,所以不怕电。 某一集说天池出现很多水怪,神乎其神,记者、解说员、当地村民、专家纷纷摇头做害怕状,似乎比哥德巴赫猜想还要难以解开而走进科学就要解开了,到最后结果出来了:天池水怪,是三样东西。分别是水獭,乌龟与朝鲜人开的汽艇。 某一集说共租一房的两个女孩,一到夜里就发现屋里不正常,请专家请知情人士请各种组织鉴定,查过去查过来,到最后结果出来了:居然是那两个女孩的电脑中了木马。 某一集说是有个人死了无数次都活过来了,整个编导、解说员、采访记者纷纷做出各种神奇状并以为发现了什么不死秘方……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此人死的时候是发癫痫病。。。为什么能活过来呢。。是因为乡村里的赤脚医生每次在他假死时都偷偷给他输液。 某一集说福建省华安县草板村一户普通的村民家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儿。在深夜,一声巨响,一个不明物体从天而降,撞断树枝,砸穿屋顶,深陷地面,在地里砸出了十几厘米深的坑。而且掉落下来的时候温度很高,摸起来还特别烫手,村民议论纷纷,有人说是陨石,有人说是飞机的零件,还有人传闻是ufo残片,更有甚者竟然说这个东西好像是外星人的尿壶,到底是天外来物还是另有原因?这个不明物体究竟是什么,它怎么会掉落在这儿呢?《走近科学》为您揭开谜底。经过故弄玄虚之后,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一私自罐氢气的小贩,不小心把罐弄爆炸,碎片落下来了。 某一期分两集说一个女的五年不吃饭,居然身体健康,他家人也承认她五年来的确没有进食,只喝水,记者把这女的和他老公弄到省医院检查,经过N多专家检查,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这女的幻想症。 某一集说一个贵州少数民族女初中生鬼上身,在课堂上昏倒,醒来后突然家乡话也不会说了,亲人也不认识了,说自己是福建那边来的,还说福建那边的话,专家记者编导纷纷调查后,到最后结果出来了:结论是这个女孩学习压力大,得了幻想症。 某一集说村民在村子里面看见飞碟,村里面比较有文化的一个人研究了多年,收集了n多证据,专家跑了很长时间又是分析又是记录研究的半天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那村民其实是个神经病。 某一集讲80多的老太太怀孕之谜,一看标题就知道不可能,竟然还做成了两期节目,记者专家纷纷抱着伽利略布鲁诺的态度认真走访研究请教各种专家……到最后结果出来了:结果是老太太肚子里好像长瘤子了。 某一集是讲一户人家,家里面的东西会时常会自己飞起来砸人,还有经常会听见类似小孩的尖叫声音,他们也请了什么地质学家来测这测那,结果什么也没有测到,然后又是记者在这家里住了一晚也没有什么动静,后来他们一群专家听见了奇怪的叫声,大家都顺着声音去找,到了一个比较暗的屋子里,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这户人家的奶奶有神经病。 某一集说一个老头在地里干活,然后突然遇到一个文革时期就死了的老邻居,这邻居还从兜里掏出文革时候的一个什么购物证,说现在买东西怎么用不了了,什么的,聊了一会儿,这老邻居就不见了,老头挺害怕的,就问有没有别的村民也看见,正好一个在家门口织毛衣的妇女也看见了,说这老邻居跟她打听道儿来的,后来专家就给老头一通检查,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人家老头有神经病。 某一集说一个东北内边一敬老院,院中间有一水池子,水池中间放个假山石内种,刚修好,还没灌水呢,结果有一天突然狂风大作,之后池子里水满了,而且还有几十条鲤鱼,老人们特高兴,觉得是福气什么的象征然后,专家来了,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鱼是通过下水道游过来的。。。 某一集说的是一个农民在参加别人婚礼的时候,居然被从天而降的不明物砸死了,一连查了人家祖宗八代是否得罪了牛鬼蛇神还是与外星人结怨什么的。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被林业局放的催雨弹给砸中了。 某一集讲天上掉了几块冰,砸到河北一农村。围观群众纷纷上前品尝,据说还“挺好吃的”。一老头抱了两块回冰箱里冻着,说这叫无根之水,每天一舔,可包治百病。节目最后咨询了一民航专家,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飞机卫生间掉下来的“蓝冰”——即化学处理后的屎尿…… 查看全部
某一集说南京皇陵门前,频频发生车祸,据司机说出车祸的时候有时候明明看到人让的时候就撞上了,现场拍摄配乐那个诡异啊,又采访了几个司机、报社的、居民……到最后结果出来了:皇陵左边总出车祸是因为路窄!!右边出车祸是因为修路,说人司机是出现幻觉。 某一集说一个男的很喜欢喝100度的沸水,但都不会受伤,于是专家医生记者费了九牛二虎之力通过十分严密的检查,推理,论证,还到医院拍了一堆的片子……到最后结果出来了:他喝前吹了吹,所以没有100度了…… 某一集说的是一个老农用电笔测出房间带电,后来发展到地面带电,最后干脆空气带电,220V还多,记者纷纷调查研究,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电笔坏了。 某一集说有个村子每天半夜三更都有怪叫声,把全村人吓得战战兢兢失眠到天亮。记者采访了一大堆上了岁数的村民,传说这里出没野兽,每天夜里到村子作怪,闹得人心惶惶……音乐配的那叫一个KB!还TMD分上下两集渲染……到最后结果出来了:竟然是村里一个胖子睡觉打呼噜! 某一集说一户人家老是发现自家客厅地上的瓷砖缝里会渗出像血一样的鲜红色液体,弄得全村的人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猜会不会原来这块地是坟地啊什么的,然后又请了N多专家,研究他们家的地理位置地形条件,得出的结论都是依科学不可能发生地下矿物质倒渗这种情况发生……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液体是这家人家为了出名自己洒上去的! 某一集说挂了好几年的牛皮鼓忽然自己长出了牛毛,这件事在当地极为轰动,节目采访了那么多人,研究从厦大弄到了中 央,都没有人说出个所以然来……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做鼓的人不专业,毛没有刮干净…… 某一集说峨眉山一个古寺,地处森林深处,但屋顶上从来没有一片树叶。经过漫长,深沉,全方位,多角度的分析,采访了寺中实习的和尚,游客,保安,居士,文物管理局局长,以及他的姑妈的二姐的堂妹的邻居家的一条狗,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风吹走的。 某一集说一对老人家的电灯晚上莫名其妙老是自己亮,结果大家都说他们家闹鬼,那对老人还居然病倒了。这其中还请了很牛比的大学生来也无法解释……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村里检修电路,发现是开关的螺丝松了,紧紧就好了。 某一集说30年前一农民前一天晚上10点还在河北交通闭塞的农村,第二天一早5、6点醒来发现自己在南京了,自己不知怎么回事,同样的情况又发生了第二次,只不过到一醒发现自己到上海了。家里还被那两人留了名“山东高登民、高延津”。第三次被两人背着飞行了好几个城市。节目弄得又是调查又是取证的,人证物证到处找,来了几个鸟专家,怀疑农民是梦游去的南京,上海等地。什么核磁共振,CT什么的追着人农民给人检查,拿人脑袋不当脑袋,结果检查结果没病,人家脑袋蛮正常。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农民有偏执病,而这种病是检查不出来的。 某一集说一老人身上的棉衣乃至他摸过的物体都会自燃,记者、专家、群众均惊奇不已,认为这是比外星人还要神秘的事件……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老头的外孙女点燃的。 某一集说一个孩子经常僵尸附体。做出各种怪动作。比如翻白眼,咬人,胳膊伸直双腿向前跳,还有要喝血,想咬人。镜头昏暗,并且采访了N多村民,大家都表现的很害怕。后来还搞了一个教授专门来调查,调查不出来。教授又把小孩子拖到华西医科大学的医院去检查,结论是身体健康。最后,是带那个小孩子去看心理医生。医生问了几个呆问题,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因为小孩子想吸引家人的注意。 某一集说一家没人住的老房子晚上发光,里面有张床像有人睡过,搞得神乎其神,到最后结果出来了:发光是反射对面人家发出来的光。 某一集说有个不怕电的,手拿220v的电线一点事都没有,人民群众专家大师均对此束手无策,只好送到北京某专家处一鉴定,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该男老茧厚,所以不怕电。 某一集说天池出现很多水怪,神乎其神,记者、解说员、当地村民、专家纷纷摇头做害怕状,似乎比哥德巴赫猜想还要难以解开而走进科学就要解开了,到最后结果出来了:天池水怪,是三样东西。分别是水獭,乌龟与朝鲜人开的汽艇。 某一集说共租一房的两个女孩,一到夜里就发现屋里不正常,请专家请知情人士请各种组织鉴定,查过去查过来,到最后结果出来了:居然是那两个女孩的电脑中了木马。 某一集说是有个人死了无数次都活过来了,整个编导、解说员、采访记者纷纷做出各种神奇状并以为发现了什么不死秘方……到最后结果出来了:是此人死的时候是发癫痫病。。。为什么能活过来呢。。是因为乡村里的赤脚医生每次在他假死时都偷偷给他输液。 某一集说福建省华安县草板村一户普通的村民家发生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儿。在深夜,一声巨响,一个不明物体从天而降,撞断树枝,砸穿屋顶,深陷地面,在地里砸出了十几厘米深的坑。而且掉落下来的时候温度很高,摸起来还特别烫手,村民议论纷纷,有人说是陨石,有人说是飞机的零件,还有人传闻是ufo残片,更有甚者竟然说这个东西好像是外星人的尿壶,到底是天外来物还是另有原因?这个不明物体究竟是什么,它怎么会掉落在这儿呢?《走近科学》为您揭开谜底。经过故弄玄虚之后,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一私自罐氢气的小贩,不小心把罐弄爆炸,碎片落下来了。 某一期分两集说一个女的五年不吃饭,居然身体健康,他家人也承认她五年来的确没有进食,只喝水,记者把这女的和他老公弄到省医院检查,经过N多专家检查,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这女的幻想症。 某一集说一个贵州少数民族女初中生鬼上身,在课堂上昏倒,醒来后突然家乡话也不会说了,亲人也不认识了,说自己是福建那边来的,还说福建那边的话,专家记者编导纷纷调查后,到最后结果出来了:结论是这个女孩学习压力大,得了幻想症。 某一集说村民在村子里面看见飞碟,村里面比较有文化的一个人研究了多年,收集了n多证据,专家跑了很长时间又是分析又是记录研究的半天搞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那村民其实是个神经病。 某一集讲80多的老太太怀孕之谜,一看标题就知道不可能,竟然还做成了两期节目,记者专家纷纷抱着伽利略布鲁诺的态度认真走访研究请教各种专家……到最后结果出来了:结果是老太太肚子里好像长瘤子了。 某一集是讲一户人家,家里面的东西会时常会自己飞起来砸人,还有经常会听见类似小孩的尖叫声音,他们也请了什么地质学家来测这测那,结果什么也没有测到,然后又是记者在这家里住了一晚也没有什么动静,后来他们一群专家听见了奇怪的叫声,大家都顺着声音去找,到了一个比较暗的屋子里,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这户人家的奶奶有神经病。 某一集说一个老头在地里干活,然后突然遇到一个文革时期就死了的老邻居,这邻居还从兜里掏出文革时候的一个什么购物证,说现在买东西怎么用不了了,什么的,聊了一会儿,这老邻居就不见了,老头挺害怕的,就问有没有别的村民也看见,正好一个在家门口织毛衣的妇女也看见了,说这老邻居跟她打听道儿来的,后来专家就给老头一通检查,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人家老头有神经病。 某一集说一个东北内边一敬老院,院中间有一水池子,水池中间放个假山石内种,刚修好,还没灌水呢,结果有一天突然狂风大作,之后池子里水满了,而且还有几十条鲤鱼,老人们特高兴,觉得是福气什么的象征然后,专家来了,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鱼是通过下水道游过来的。。。 某一集说的是一个农民在参加别人婚礼的时候,居然被从天而降的不明物砸死了,一连查了人家祖宗八代是否得罪了牛鬼蛇神还是与外星人结怨什么的。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被林业局放的催雨弹给砸中了。 某一集讲天上掉了几块冰,砸到河北一农村。围观群众纷纷上前品尝,据说还“挺好吃的”。一老头抱了两块回冰箱里冻着,说这叫无根之水,每天一舔,可包治百病。节目最后咨询了一民航专家,到最后结果出来了:说是飞机卫生间掉下来的“蓝冰”——即化学处理后的屎尿……

重庆万州区走马镇马鞍村女神医付必秀?

redpear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729 次浏览 • 2018-06-29 10:45 • 来自相关话题

“女神医”付必秀站在自家院坝,长长的队伍从门口的苞谷地一路蜿蜒向下,穿过小河沟,穿过对岸的猪圈农田,再向上就是重庆市万州区通向石柱县的国道,成百上千人的队伍已经看不到尾巴。
  付必秀甚至没有时间抬头看一眼这支为她而来的队伍,她每天发600个号,还不算没拿到号也要虔诚排队的,平均一人2分钟,她一天也要工作20个小时。
  她靠摸一摸“治病救人”,“行医”近30天,口碑远播至河北、河南、安徽、湖北各省,每天600个号都已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工作量超过协和医院最牛的专家。
  一切在6月26日这天戛然而止。付必秀被警方控制了。

  [一个梦]
  万州区走马镇马鞍村,紧邻石柱河嘴,门前国道是通往石柱和丰都等地的交通要道,付必秀的家就在公路下方20多米处的小河沟对岸,离大路步行不到10分钟。
  6月27日,付必秀被警方控制一天后,时间突然被拨回了一切都还没发生的5月,人去路空,乡村恢复了一贯的沉默和寂然,只有路边一个横幅“倡导科学生活方式,拒绝一切迷信活动”,还能看出某种痕迹。
大门边的墙壁上贴着“告知”
  付必秀家的两层砖房,落下了卷帘门,下午时间,连一个经过的村民都没有。大门边的墙壁上贴着“告知”:为了您的平安,不发生安全事故,请各位往来人员注意安全,过往停靠车辆注意安全。如若发生事故,概不负责。
  但走马镇沿途,随便问一个村民,三个关键词:“女神医”、“活菩萨”、“付必秀”,每个人都可以给你说上10分钟。
  村民说,按付必秀自己给大家讲的,5月的某天,她睡觉的时候被菩萨托梦(什么菩萨不知道,每个村民有自己的理解),梦里菩萨说,你要行善积德,治病救人。怎么救呢?就像我这样——然后菩萨就演示了一下,摸了摸她,然后她就醒了。
  村民刘世富(音)说,最先试诊的是付必秀妹妹,肩膀和腰痛,付必秀就用菩萨教她的方式抚摸了妹妹疼痛的部位,妹妹当场就不痛了。接下来是邻居,然后十传百,然后远播全国……
  据拍客视频显示,和诊疗过的村民说法,“行医”方式也很简单:哪里疼,哪里不舒服,她就摸哪里。睡眠不好的的,她就摸摸头,消化不好的,她就摸摸肚子。头痛摸头,脚痛摸脚,严重一点的,她会拍打疼痛部位,稍稍用力,但是不会拍痛对方。不开药,不开刀。
附近村民议论此事
  [收费]
  村民都确认付必秀一开始没有收费,都是患者找上门来,她来者不拒。后来有人劝说付必秀适当收一点费,一是治疗病人要花她的时间,她就没空去做农活,二是人越来越多,不收费一天都看不完,行善积德的人也要吃饭,休息。
  大约是从第五天开始,付必秀每人收取10元,也就是摸之前或者摸完后,随手一递,随手一接,成交。随着人越来越多,付必秀会在旁边地上放一个尼龙袋子,有的村民说后来五六百人的时候就用麻袋了,递过来的钱用麻袋装。
  一名重庆来的求医者觉得摸了效果好,当场给了500元,付必秀不要,对方最后强行塞了300元。这是村民看到过的最大的一单。
  有个石柱的女子,乳腺增生,付必秀摸了以后她感觉好多了,专门买了全套的新衣服,包括内衣,还有一个包,再次登门送给付必秀,这一次付必秀收下了。
  到了6月下旬,有人又给付必秀出了个主意:“排队的人太多,到晚上都看不完,不如像医院那样发号”。村民刘世富说,后来就开始发一种“票”——上面有编号,中间还有一个章,具体是什么章,村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她的名字”。
  这张“票”面值5元,相当于挂号,前一天挂第二天的号,每天发放600张,上午300张,下午300张。“诊疗费”10元还是在当面“摸病”的时候直接给付必秀。
  村民说,这5元钱挂号费,收入是拿来修建小河沟上面的石桥,目前小河沟上只扔了几块石头,村民出行和求医者排队都不方便。
两位村民认为,付必秀“治好”了自己的疾病。
  [“疗效”]
  短短20多天,付必秀的业务量为何爆炸性增长?无论是马鞍村还是紧邻的石柱河嘴村民,都很肯定地说:医得好!
  怎么个好法?刘世富举例说:有个张老头,70多岁, 双脚都肿,尿里有血。四儿四女都是重庆的,带去西南医院也没医好,抬去付必秀摸了摸,脚不肿了,也不尿血了,现在还下地干活。张老头是谁?住哪里?刘世富讲不清楚。
  石柱这边的两个老人坐在公路边,一个71岁,一个73岁,主动拉开裤脚给记者看,说找付必秀摸了三次,腰、腿、肩膀都不痛了。也有中年女性说,自己是类风湿关节炎,这个不会说摸一下就彻底治愈,但是她自己感觉付必秀摸了以后,好像没这么痛了。她花了50元。
  更多的传说是,某个人在哪里的医院没治好,付必秀一摸就好了。“某个人”是谁?村民也说不清。
  村民仿佛是反复交流后统一了认识一样,都很肯定地说,凡是摸过的,80%都有效!像数学模型计算出来那么精确。
议论此事的村民。有当地村民认为,付必秀摸了以后,确实效果好。
  [盛景]
  “求医”是比求爱、求财更迫切更顽强的力量,到6月中旬的时候,公路上的车每天已经可以堵出几公里。有的是一个大巴车直接拉来一车人,像旅游团一样,是个求医团。最远的来自河北,辗转好几种交通工具,跋山涉水满怀希望而来。
  地里的苞谷撑不住人来人往的踩踏,沿路一片倒伏。火烧火燎的大太阳和人们火烧火燎的心情,偶尔也会爆发秩序冲突。后来有几个村民负责维持秩序,只需要一句话,就收服了焦躁不安的人心——“不要乱来,乱来摸了没得效,菩萨不得管乱来的人。”
  每天接近一千人的流量,也催生了相关“产业”,带动村里“经济”。村民背水下来叫卖,稀饭、凉面直接送到手。由于一号难求,号贩子应运而生,一个号最高炒到30元。据村民讲,还有人开始制作假号。更离谱的是,村民说,附近几个村子已经有人开始学习和模仿付必秀。
  紧邻公路边的村民刘世富,就在6月初敏锐地察觉了商机,在门口贴出一个纸板,上面写着:此处提供洋芋饭、汤圆、面条、稀饭。小面价格5元一碗,比主城便宜一元。
前来排队的人太多,村民察觉了商机,提供洋芋饭等食物。
  [一个“老实”人]
  付必秀是个怎样的人?
  记者遇到的多名村民都说:是个老实人。刘世富的妻子说,付必秀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也不会上网。
  村民说她老公秦新怀脾气要古怪些,一开始不同意付必秀给人摸病,还用洗锅的水、淘米的水泼洒过前来排队的人。但秦新怀“人还是老实人,没得坏心眼”。
  付必秀从来没有跟村民发生过矛盾口角,性格很好。村民觉得她“治病”是行善积德,收点钱也不贵,也是应该的:“就是医院也是要收费的嘛”。
  每天早上7点付必秀开始“摸诊”,一般到晚上7点结束,但是从6月中旬开始,晚上7点根本停不下来,最晚的时候要摸到深夜一两点。
经民警劝解,付必秀不再“摸诊”,原本热闹的家如今人去楼空。
  [拘留]
  一个“老实人”,是否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7条第一项,“组织、教唆、煽动他人从事邪教、会道门活动或者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扰乱社会秩序、损害他人身体健康”,6月26日,付必秀被当地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10天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采访了当地走马派出所刘所长,根据刘所长介绍:
  ——“付必秀56岁,就是马鞍村的村民。她自述做梦的内容,与村民中流传的菩萨托梦基本一致。个别村民被摸治以后自己主观感觉效果好,传播开来。6月初,石柱有一个退休干部,腰痛,来试了一下,主观感觉很好。他的身份比普通村民更有说服力,于是促成了所谓‘神医’的迅速发酵。”
  ——“通过网络传播,吸引了更远的求医者前来。最初付必秀没有收费,有的群众看完后会自愿给一点,几块的也有,过了几天就形成了规律,基本都是给10元。5元的挂号费,实际上是从查处的前一天才刚开始。付必秀非法行医性质并不明显,她本人并没有任何自我宣传说包治百病,也不自称医生,更没有承诺疗效,基本都是说试着摸一下,看能否减缓疼痛,有点类似按摩。”
  ——“6月5日,公安部门就联合当地基层政府、卫生、食药监、安监等多部门,将付必秀传唤到派出所进行调查。通过教育,夫妻两人承诺停止相关活动。根据公安部门掌握,夫妻两人在当地确实是老实人,对调查和教育也很配合。”
  ——“当晚付必秀回家后,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人在门口等她,她自述拉不下脸赶人走,又给人摸到凌晨一两点。天亮后,她回老家去准备躲一下。”
  ——“这期间付必秀儿子也从温州赶回家,劝告父母不要再做这件事。过了几天付必秀回家了,周围的人也猜测,公安机关只是教育批评,没有实质处罚,估计问题不大,又劝她重新开张。”
  ——“每天还是有各地群众赶来,各种因素作用下,付必秀又开始了。6月14日,警方牵头再次联合行动。她本人当时躲到另一片苞谷地里悄悄给人看病,我们在现场给村民和排队的群众做说服工作,宣讲科学。当时大约有70多群众,没有人听我们的,找各种理由反驳,辩论。”
  ——“据当地卫生院给我们反映,付必秀深夜给人看完,手痛,还悄悄去卫生院拿药。所谓神医自己生病了也还是要去医院。”
  ——“近一个月来,当地报警量明显增加,一方面是交通堵塞问题,另外也有人报警说她是骗子,收钱摸了毫无作用。凡是报警,我们都到现场处理,反复说服教育,群众工作需要大量时间和耐心。我们在村里拉了6条横幅,宣传科学,反对迷信,现在只剩下公路边上一条,其他都被撕了。”
 ——“为什么有些群众感觉付必秀摸一下有效?我们了解,很多人还是有盲从的心理,在现场那种氛围下,人云亦云,有某种心理暗示作用。”
  ——“这件事从三个方面看:一是付必秀家经济条件不好,也许最初的动机不一定是赚钱骗钱,但是随着影响的扩大,每天几千元摆在面前,人的内心是否动摇,是否性质发生改变,是否难以抵御金钱的诱惑而迷失?二是据我们了解,来的还是中老年居多,10元价格不贵,大多数人也是抱着凑个热闹试一试的心态,成本低,最坏的后果也就是无效,损失不大。这也是人越来越多的重要因素。三是周围的部分村民从中也有受益,因此形成一种推动的力量。”
  ——“付必秀本人和丈夫秦新怀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明确表示不会再组织这类活动。付必秀甚至表示,拘留10天也好,这样可以躲开前来求医的人,她自己身体也不好,感觉精疲力尽。”
  27日晚,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离开马鞍村的时候,路边还有重庆来的车辆停靠,在向当地村民询问“女神医”。 查看全部
“女神医”付必秀站在自家院坝,长长的队伍从门口的苞谷地一路蜿蜒向下,穿过小河沟,穿过对岸的猪圈农田,再向上就是重庆市万州区通向石柱县的国道,成百上千人的队伍已经看不到尾巴。
  付必秀甚至没有时间抬头看一眼这支为她而来的队伍,她每天发600个号,还不算没拿到号也要虔诚排队的,平均一人2分钟,她一天也要工作20个小时。
  她靠摸一摸“治病救人”,“行医”近30天,口碑远播至河北、河南、安徽、湖北各省,每天600个号都已经无法满足市场需求,工作量超过协和医院最牛的专家。
  一切在6月26日这天戛然而止。付必秀被警方控制了。

  [一个梦]
  万州区走马镇马鞍村,紧邻石柱河嘴,门前国道是通往石柱和丰都等地的交通要道,付必秀的家就在公路下方20多米处的小河沟对岸,离大路步行不到10分钟。
  6月27日,付必秀被警方控制一天后,时间突然被拨回了一切都还没发生的5月,人去路空,乡村恢复了一贯的沉默和寂然,只有路边一个横幅“倡导科学生活方式,拒绝一切迷信活动”,还能看出某种痕迹。
大门边的墙壁上贴着“告知”
  付必秀家的两层砖房,落下了卷帘门,下午时间,连一个经过的村民都没有。大门边的墙壁上贴着“告知”:为了您的平安,不发生安全事故,请各位往来人员注意安全,过往停靠车辆注意安全。如若发生事故,概不负责。
  但走马镇沿途,随便问一个村民,三个关键词:“女神医”、“活菩萨”、“付必秀”,每个人都可以给你说上10分钟。
  村民说,按付必秀自己给大家讲的,5月的某天,她睡觉的时候被菩萨托梦(什么菩萨不知道,每个村民有自己的理解),梦里菩萨说,你要行善积德,治病救人。怎么救呢?就像我这样——然后菩萨就演示了一下,摸了摸她,然后她就醒了。
  村民刘世富(音)说,最先试诊的是付必秀妹妹,肩膀和腰痛,付必秀就用菩萨教她的方式抚摸了妹妹疼痛的部位,妹妹当场就不痛了。接下来是邻居,然后十传百,然后远播全国……
  据拍客视频显示,和诊疗过的村民说法,“行医”方式也很简单:哪里疼,哪里不舒服,她就摸哪里。睡眠不好的的,她就摸摸头,消化不好的,她就摸摸肚子。头痛摸头,脚痛摸脚,严重一点的,她会拍打疼痛部位,稍稍用力,但是不会拍痛对方。不开药,不开刀。
附近村民议论此事
  [收费]
  村民都确认付必秀一开始没有收费,都是患者找上门来,她来者不拒。后来有人劝说付必秀适当收一点费,一是治疗病人要花她的时间,她就没空去做农活,二是人越来越多,不收费一天都看不完,行善积德的人也要吃饭,休息。
  大约是从第五天开始,付必秀每人收取10元,也就是摸之前或者摸完后,随手一递,随手一接,成交。随着人越来越多,付必秀会在旁边地上放一个尼龙袋子,有的村民说后来五六百人的时候就用麻袋了,递过来的钱用麻袋装。
  一名重庆来的求医者觉得摸了效果好,当场给了500元,付必秀不要,对方最后强行塞了300元。这是村民看到过的最大的一单。
  有个石柱的女子,乳腺增生,付必秀摸了以后她感觉好多了,专门买了全套的新衣服,包括内衣,还有一个包,再次登门送给付必秀,这一次付必秀收下了。
  到了6月下旬,有人又给付必秀出了个主意:“排队的人太多,到晚上都看不完,不如像医院那样发号”。村民刘世富说,后来就开始发一种“票”——上面有编号,中间还有一个章,具体是什么章,村民也搞不清楚,“可能是她的名字”。
  这张“票”面值5元,相当于挂号,前一天挂第二天的号,每天发放600张,上午300张,下午300张。“诊疗费”10元还是在当面“摸病”的时候直接给付必秀。
  村民说,这5元钱挂号费,收入是拿来修建小河沟上面的石桥,目前小河沟上只扔了几块石头,村民出行和求医者排队都不方便。
两位村民认为,付必秀“治好”了自己的疾病。
  [“疗效”]
  短短20多天,付必秀的业务量为何爆炸性增长?无论是马鞍村还是紧邻的石柱河嘴村民,都很肯定地说:医得好!
  怎么个好法?刘世富举例说:有个张老头,70多岁, 双脚都肿,尿里有血。四儿四女都是重庆的,带去西南医院也没医好,抬去付必秀摸了摸,脚不肿了,也不尿血了,现在还下地干活。张老头是谁?住哪里?刘世富讲不清楚。
  石柱这边的两个老人坐在公路边,一个71岁,一个73岁,主动拉开裤脚给记者看,说找付必秀摸了三次,腰、腿、肩膀都不痛了。也有中年女性说,自己是类风湿关节炎,这个不会说摸一下就彻底治愈,但是她自己感觉付必秀摸了以后,好像没这么痛了。她花了50元。
  更多的传说是,某个人在哪里的医院没治好,付必秀一摸就好了。“某个人”是谁?村民也说不清。
  村民仿佛是反复交流后统一了认识一样,都很肯定地说,凡是摸过的,80%都有效!像数学模型计算出来那么精确。
议论此事的村民。有当地村民认为,付必秀摸了以后,确实效果好。
  [盛景]
  “求医”是比求爱、求财更迫切更顽强的力量,到6月中旬的时候,公路上的车每天已经可以堵出几公里。有的是一个大巴车直接拉来一车人,像旅游团一样,是个求医团。最远的来自河北,辗转好几种交通工具,跋山涉水满怀希望而来。
  地里的苞谷撑不住人来人往的踩踏,沿路一片倒伏。火烧火燎的大太阳和人们火烧火燎的心情,偶尔也会爆发秩序冲突。后来有几个村民负责维持秩序,只需要一句话,就收服了焦躁不安的人心——“不要乱来,乱来摸了没得效,菩萨不得管乱来的人。”
  每天接近一千人的流量,也催生了相关“产业”,带动村里“经济”。村民背水下来叫卖,稀饭、凉面直接送到手。由于一号难求,号贩子应运而生,一个号最高炒到30元。据村民讲,还有人开始制作假号。更离谱的是,村民说,附近几个村子已经有人开始学习和模仿付必秀。
  紧邻公路边的村民刘世富,就在6月初敏锐地察觉了商机,在门口贴出一个纸板,上面写着:此处提供洋芋饭、汤圆、面条、稀饭。小面价格5元一碗,比主城便宜一元。
前来排队的人太多,村民察觉了商机,提供洋芋饭等食物。
  [一个“老实”人]
  付必秀是个怎样的人?
  记者遇到的多名村民都说:是个老实人。刘世富的妻子说,付必秀连智能手机都不会用,也不会上网。
  村民说她老公秦新怀脾气要古怪些,一开始不同意付必秀给人摸病,还用洗锅的水、淘米的水泼洒过前来排队的人。但秦新怀“人还是老实人,没得坏心眼”。
  付必秀从来没有跟村民发生过矛盾口角,性格很好。村民觉得她“治病”是行善积德,收点钱也不贵,也是应该的:“就是医院也是要收费的嘛”。
  每天早上7点付必秀开始“摸诊”,一般到晚上7点结束,但是从6月中旬开始,晚上7点根本停不下来,最晚的时候要摸到深夜一两点。
经民警劝解,付必秀不再“摸诊”,原本热闹的家如今人去楼空。
  [拘留]
  一个“老实人”,是否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
  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27条第一项,“组织、教唆、煽动他人从事邪教、会道门活动或者利用邪教、会道门、迷信活动,扰乱社会秩序、损害他人身体健康”,6月26日,付必秀被当地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10天
  上游新闻·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采访了当地走马派出所刘所长,根据刘所长介绍:
  ——“付必秀56岁,就是马鞍村的村民。她自述做梦的内容,与村民中流传的菩萨托梦基本一致。个别村民被摸治以后自己主观感觉效果好,传播开来。6月初,石柱有一个退休干部,腰痛,来试了一下,主观感觉很好。他的身份比普通村民更有说服力,于是促成了所谓‘神医’的迅速发酵。”
  ——“通过网络传播,吸引了更远的求医者前来。最初付必秀没有收费,有的群众看完后会自愿给一点,几块的也有,过了几天就形成了规律,基本都是给10元。5元的挂号费,实际上是从查处的前一天才刚开始。付必秀非法行医性质并不明显,她本人并没有任何自我宣传说包治百病,也不自称医生,更没有承诺疗效,基本都是说试着摸一下,看能否减缓疼痛,有点类似按摩。”
  ——“6月5日,公安部门就联合当地基层政府、卫生、食药监、安监等多部门,将付必秀传唤到派出所进行调查。通过教育,夫妻两人承诺停止相关活动。根据公安部门掌握,夫妻两人在当地确实是老实人,对调查和教育也很配合。”
  ——“当晚付必秀回家后,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人在门口等她,她自述拉不下脸赶人走,又给人摸到凌晨一两点。天亮后,她回老家去准备躲一下。”
  ——“这期间付必秀儿子也从温州赶回家,劝告父母不要再做这件事。过了几天付必秀回家了,周围的人也猜测,公安机关只是教育批评,没有实质处罚,估计问题不大,又劝她重新开张。”
  ——“每天还是有各地群众赶来,各种因素作用下,付必秀又开始了。6月14日,警方牵头再次联合行动。她本人当时躲到另一片苞谷地里悄悄给人看病,我们在现场给村民和排队的群众做说服工作,宣讲科学。当时大约有70多群众,没有人听我们的,找各种理由反驳,辩论。”
  ——“据当地卫生院给我们反映,付必秀深夜给人看完,手痛,还悄悄去卫生院拿药。所谓神医自己生病了也还是要去医院。”
  ——“近一个月来,当地报警量明显增加,一方面是交通堵塞问题,另外也有人报警说她是骗子,收钱摸了毫无作用。凡是报警,我们都到现场处理,反复说服教育,群众工作需要大量时间和耐心。我们在村里拉了6条横幅,宣传科学,反对迷信,现在只剩下公路边上一条,其他都被撕了。”
 ——“为什么有些群众感觉付必秀摸一下有效?我们了解,很多人还是有盲从的心理,在现场那种氛围下,人云亦云,有某种心理暗示作用。”
  ——“这件事从三个方面看:一是付必秀家经济条件不好,也许最初的动机不一定是赚钱骗钱,但是随着影响的扩大,每天几千元摆在面前,人的内心是否动摇,是否性质发生改变,是否难以抵御金钱的诱惑而迷失?二是据我们了解,来的还是中老年居多,10元价格不贵,大多数人也是抱着凑个热闹试一试的心态,成本低,最坏的后果也就是无效,损失不大。这也是人越来越多的重要因素。三是周围的部分村民从中也有受益,因此形成一种推动的力量。”
  ——“付必秀本人和丈夫秦新怀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明确表示不会再组织这类活动。付必秀甚至表示,拘留10天也好,这样可以躲开前来求医的人,她自己身体也不好,感觉精疲力尽。”
  27日晚,重庆晚报慢新闻记者离开马鞍村的时候,路边还有重庆来的车辆停靠,在向当地村民询问“女神医”。